首页 > 今日青岛 > 第一眼 > 正文

辽宁路街道“我的邻居是英雄”邻居节活动

 

齐鲁晚报青岛4月21日讯(记者 吕璐) 21日上午9:30,辽宁路街道2016年第12届邻居节“我的邻居是英雄”活动在辽宁路街道小鲍岛社区一楼大会议室正式拉开帷幕。

辽宁路街道办事处辖区黄台路45号的红色小楼是解放战争时期地下党电台遗址,被区旅游局认定为中共地下党联络点,但因为当年地下工作的保密性质,即便是今天,住在这里几十年的邻居也不知道邻居董肇温和胡秀廷就是地下党员,对那段历史也不甚了解,但历史不容忘记,历史更需珍视。正是怀着这样的初衷,今天我们带领大家走进这些邻居的家中……

“我的邻居是英雄,英雄就在我们身边。”我们辖区离退休老干部中有不少抗战老兵,结束了军旅生活,他们安享着晚年,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如今的幸福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变得更加弥足珍贵。今年邻居节,辽宁路街道将社区里3名抗战老兵代表鲜为人知的英雄事迹和黄台路45号背后的故事编辑成视频短片在活动现场播放,向抗战老兵们颁发荣誉讲师聘书,聘请他们为市北区“百姓宣讲团”辽宁路街道分团荣誉讲师,参与协助街道理论惠民宣讲活动,宣传邻居老兵抗战时期的英雄事迹,号召大家向身边的英雄邻居学习,在和平年代学习英雄的奉献精神,和睦邻里互帮互助奉献社区,做平凡生活里的无名英雄,宣扬向上向善正能量。

【链接】

1、黄台路地下党电台遗址简介:解放战争时期,为争夺人民革命战争在全国的胜利,配合解放战争和即将到来的青岛解放,中共中央华东局城工部、华东军区、中共青岛市委、青岛工委等敌工部门,相继选拔骨干,打入青岛,实行单线领导,设立工作站、情报网和秘密交通线,涉及到辽宁路辖区的情报站和秘密联络点有7处,其中3处因拆迁或年代久远老建筑已消失(胶东路22号、黄台路1号、无棣二路7号),3处作为街道2016年棚户区改造任务已启动征收程序(黄台路51号、胶东路20号甲和胶东路2号),1处暂未列入房屋征收计划(黄台路45号)。

黄台路45号建于解放前,位于黄台路风貌保护区范围,为二层小楼,约300平方米,有一个地下储藏室和一个小院。房屋性质为公房,是益都路房管所代管房,承租居民8户。其中一楼1户为董肇温(曾用名董兆温,老地下工作者),计租面积66.18平方米,月租金额90.6元。董兆温于2012年去世,现在其遗孀胡秀廷和保姆2人在此居住。

黄台路45号其余7户居民均是租房户,计租面积为11平方米至30平方米不等,月租金额27元至57元不等,8户居民共计承租212.03平方米。

经入户了解,遗孀胡秀廷今年89岁,对当年的情况已经回忆不清。董肇温有4个儿子,都成家各自在外居住,其中最小的儿子董国风今年60岁,经他口述,董肇温生于1925年,从1943年学生时代开始从事地下工作,毕业后打入国民党海军造船所内部,以黄台路45号(董家)为活动据点,组成“造船所情报小组”,开展敌情工作。解放后在青岛市公安局工作,曾任青岛交警支队队长。当年董肇温做情报工作的电台、手枪等物品现保存在青岛党史纪念馆展览。

街道经青岛党史纪念馆、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网站和市北区委组织部党史研究室查询到黄台路45号的相关信息。在老地下工作者吴荣森口述回忆录《青岛解放战斗中的电波战》一文中了解到,青岛市委地下电台在1948年组建,遵照市委指示成立了情报队伍,其中董肇温早就打入国民党海军造船所,以黄台路45号为活动据点,组成“造船所情报小组”,在董肇温的协助下,吴荣森很快打进国民党海军基地司令部接舰处,组织起来“接舰情报小组”,以黄台路51号为活动据点;另外还有以城阳路一号为据点的“陆军情报小组”和以高苑路为据点的“社会情报小组”(后搬到曹县路火柴厂内)。这支情报队伍深入到敌人党、政、军各个部门,开展敌情工作。

 

2016年文史线索登记表

填报单位:辽宁路街道大连路社区

讲述人

基本情况

姓名

张胜法

性别

年龄

89

详细住址

黄台路63号甲203户

所在街道及社区

大连路社区

联系方式

82714322

 

 

 

 

 

张胜法,1928年1月生人,今年已经88岁高龄了。1944年,年仅16岁的张胜法就参加了八路军,1948年5月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从那时起他就将自己的命运与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我很小就参军了,从抗日战争一直到解放战争,参加的战役太多了:1948年,济南战役,我们负责在藤县打狙击;同年,淮海战役,我随陆军第35军解放了南京,收复了国民党中央电台;渡江战役······”说起战争岁月,老人模糊的记忆又渐渐清晰起来:“战争虽然很残酷,但是解放后的挑战更艰巨!”南京解放后,35军奉命到浙江金华剿匪。这里潜伏了国民党近3千人的便衣特务,他们神出鬼没,企图破坏解放战争的胜利果实,威胁着百姓的生命安全。张胜法和他的战友一起走街串巷,做了细致的地方工作,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特务一一抓获。

1949年,华东海军成立,这是第一支人民海军队伍,刚刚结束了金华任务的张胜法从一名陆军成为了华东海军,进入了司令部直属的水雷大队。在新中国的军队当中,海军本身就是空白,扫水雷的技术更是无人知晓。新成立的水雷大队却肩负着扫除长江口水雷、恢复航运的艰巨任务。 “水雷分很多种:坐雷、沉底雷、火箭水雷······,如果操作不当,三分之一秒内就会爆炸,而且扫雷还要研究潮汐、水流等很多自然条件。有些战友经历了抗日解放大大小小几十个战役,却在扫雷工作中牺牲了······”扫雷技术的匮乏,不仅拖慢了扫雷进程,也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牺牲。作为水雷长的张胜法心急如焚,他带领官兵向苏联专家学习、查找国民党档案,绞尽脑汁的一步步提高自己的扫雷技能,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掌握了扫雷的核心技术,保质保量的完成了扫雷任务。此后,张胜法又奉命转调位于温州的海军航保部,负责海岸线调查,张胜法与200多个调查员一起风餐露宿,对我国的海岸地质地貌、海文工程进行详细调查,编写了海军军用地图,填补了新中国的又一项空白,为海军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文革期间,张胜法受到迫害,转业到磷肥厂当工人。文革结束平反后,磷肥厂推举张胜法为厂里的党委书记,张胜法却说:“我岁数大了,应该把这个职位交给更适合更有能力的年轻人。”就这样,张胜法结束了五十多年的革命工作,离休在家。如今,老人身体硬朗,经常下棋、煮饭、炒菜……安享他的晚年生活。“经历了战争年代的动荡,觉得现在的生活非常幸福!”张胜法老人笑着说。和平年代,兄弟称别解甲归田,风烛之年,梦中尤忆铁马冰河。

               

注:战争故事梗概原则上不少于200字。

2016年文史线索登记表

填报单位:辽宁路街道贮水山社区

讲述人

基本情况

姓名

王建明

性别

年龄

90

详细住址

吉林支路27号1单元102户

所在街道及社区

辽宁路街道办事处贮水山社区

联系方式

83848147

 

 

 

 

 

我叫王建明,1926年2月出生,1945年10月参加革命,1948年4月入党,1983年11月离休,离休单位是山东省棉麻公司青岛采购供应站,现在享受科以下级别待遇,籍贯是江苏赣榆县人,随父母闯关东,那时我19岁,参军部队是林彪率领的部队,第四野战军41军。

当兵的第一场战役在东北,国民党的军队坐军舰从江上来,口出狂言要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那个时候国民党武器是美国装备,有大炮、重机枪,毛主席下的命令作战战略:打不过就跑,到一定时候消灭敌人,不能打不过硬拼。日本鬼子步枪、冲锋枪、机枪,高射炮一轰炸,根本不行。我军的战略是以退为进,毕竟解放区很大,我军首先占领辽阳,把国民党的军队渐渐引进一个山沟,从后包抄,我们一个军一举歼灭国民党一个师的士兵,武器全面收缴。不幸的是我被炮弹打了,送到鸭绿江对面的朝鲜养伤,总算捡了一条命。此时解放区已被国民党占领,我军也是不得不放弃解放区,毛主席当时说了该打打,打不过就走,到一定时候消灭敌人,为什么要插敌后?!这是战术。

虽然解放区让国民党占领了,但是老百姓拥护共产党,国民党往前线运送十余辆大卡车的弹药,被我军插敌后直击心脏一举歼灭,并把炮弹和重武器运送给守着鸭绿江的38军,老百姓掀翻二百多辆往前线运送粮食的车,然后空着车往回跑。我们在山上面对一个营的国民党士兵,我们冲上去,结果对方机枪一扫,我军伤亡很大。当时我左右两边的战士相继中弹倒下,我也倒下了,正在挖沟掩埋尸体的时候我缓过来了,口很渴想喝水,战地护士坚决不让喝,让老百姓熬得厚稀饭慢慢喝下去,后来才知道,当时血已经流干了,如果那时候喝水,人必死无疑。

国民党虽然占领了解放区,但是送往前线的粮草弹药,已被我军收缴,国民党粮尽弹绝,没办法只能撤退,共产党来了个大反攻,我们一个团消灭了国民党一个营。我们部队共俘虏国民党1、2千人,我们20几个士兵一起对国民党俘虏进行宣传教育,宣传共产党的好处,加强思想教育,后来国民党的俘虏洗心革面,然后国民党的俘虏加入了共产党的部队,那时因表现好,连长和排长介绍我入党,一个叫陆鸿岩,一个叫蒋哲民。

我们继续跟着军部,打下了锦州、唐山、攻下天津,以及北京外围。国民党军官傅作义投降,和平解放北平。我们军部在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毛主席指示我们部队下江南。南方多雨潮湿,下雨下的布鞋都走烂了,就赤着脚走,脚也破了,白天黑夜不睡觉赶路,实在乏了就地歇息。走了一两个月来到了广西,自己带的干粮也吃上了,两天没吃饭,村庄里没有一丁点儿粮食和家畜,我们部队没法子只能从喂养家畜的泔水缸子找食儿吃,甚至连草也拔来吃。村民们都跑到山顶上躲起来了,躲着共产党的部队。部队领导多方了解才知道是国民党诬陷共产党部队到哪里都是共产共妻,煽动老百姓仇恨躲避共产党,所以老百姓纷纷逃到山顶躲难。我们部队得知半山腰有个大地主,我们去地主家把粮食都扛回来,熬粥喝。部队里有一个国民党俘虏是广西人,到山顶上做老百姓的工作,宣传共产党的好处,老百姓相信了下山来拥护共产党,我军在广西消灭地主、土匪和国民党的部队四十万人。

解放后,北京大学派来的大学生,教我们学文化、学知识,因我手有残疾,在广东复原,如果我的手没坏的话,会一直在部队干下去。现在浑身是伤,大夫说头盖骨还少了一块,胯骨也少了一块,是炮弹打的,一只眼睛看不清,让子弹崩的。复原之后回的青岛,到的纺织品,当时来青岛找不到家了,一开始去的飞机场找,找不到又登报找,最后在沧口找到父亲和兄弟姊妹了。

 

               

注:战争故事梗概原则上不少于200字。

 

抗战老兵采访录——林焕彬

    

清明时节,铁山路社区工作人员走访了抗战老兵林焕彬,翻开了他尘封多年的记忆……

抗战老兵林焕彬年过九旬,仍难忘记抗战往事。他清楚记得自己是让敌军闻风破胆的“386旅”一员,他曾在敌人的机关枪扫射下死里逃生,他日行数十里破坏敌军铁路轨道……他就是今年94岁家住青岛市市北区青城路1号的抗战老兵林焕彬。1922年6月生人,祖籍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人,曾是黄埔军校的学员。

那时1938年,年仅16岁的林焕彬跟着同村的4个伙伴一起入伍,从此开始了南征北战、为国效力的峥嵘岁月。听他讲述了那段艰苦而难忘的抗战往事。抗日时期,战火纷飞,硝烟四起。林焕彬在抗战期间入伍,被分到了山西辽县,跟着部队行军打仗,几经磨砺,很快成了一名合格“老兵”。他所在的队伍是129师386旅772团,正是让日本鬼子喊出“专打386旅”的那支强悍部队。这支部队每个战士都敢拼敢战,即便受伤、牺牲都永不畏惧。

“记得有一次打伏击,‘鬼子’的枪朝着我们一阵扫射,我光听着子弹声音飕飕的从身边穿过,我什么不去想拼了命的跑,躲避他们的子弹。等回到大部队,战友跟我说裤子和鞋上都染红了,我才扒开裤腿看到裤子、鞋子跟袜子和鲜血都沾合在一起,左脚踝、右腿都‘挂彩’了。”如今,林焕彬腿部、脚踝处都留下了永久的伤疤,他回想起战场上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眼神中透出荣耀与坚毅。

“我捡了条命,好多个战友没能跑出来。”林焕彬惋惜道,他记得那是1942年,日军对太行山根据地“大扫荡”,负责指挥断后的左权被炮弹击中牺牲了。“后来辽县更名为左权县,就是为了纪念他的。”林焕彬说。

日本人当时枪支弹药数量多又先进,我们还是“小米加步枪”的八路军只能智斗。“我们基本上就是白天行军,晚上打伏击战。”林焕彬说他们的任务是拆除破坏铁路轨道,拦截日本人的交通,让他们无法运送物资。林焕彬一般上午在老村子里百姓家中或者是根据地,下午等待命令,他和战友们经常得走出几十里才赶到目的地掀铁路,然后再撤离隐蔽埋伏等待日本鬼子的到来,再进行打击。

战争艰苦,温饱难以解决,啃皮带、啃树皮,挖野菜吃都是常有的。“战友背着一口锅,队伍自己做饭吃。好不容易到老乡家刚做好饭,正准备和战友们一起吃饭,接到集合行军打仗的命令,我们拔腿就跑赶路执行任务,“这时我和战友们就一手舀饭,一手抓菜,拿着在路上边走边吃,补充体力。”林焕彬说道,“有一次,得知鬼子要来,赶紧往山上爬埋伏起来,我穿的草鞋都磨碎了。”林焕彬说,为了不让敌方发现,半夜在山岭地带非常的寒冷,他和战友们挨着饿,楞是冻了一个晚上,到了天刚蒙蒙亮,大约凌晨4、5点多钟,接到命令攻打日本鬼子。他还参加了百团大战,跟着陈赓旅长,还有刘伯承,邓小平。大小战役打过无数次,现在有的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还到过延安参加中国抗日军政大学学习进修。当过八路军、海军、炮兵等,那时就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让你上哪你就得到哪。不能有半点含糊,军人就是服从命令一切行动听指挥。

问及现在的生活,林焕彬连连说好。儿女常伴左右,能够安享晚年,非常幸福。“老人不求其他,有个梦想,就是把自己亲生经历战争年代的回忆告知大家。他一直很乐观。去年的阅兵式,他完整地看了下来,很是激动。记得他在北京天坛连续训练2个多月走方队穿着呢子军装制服,参加1953年北京天安门的阅兵,发过一枚小圆型的纪念章,时间久了没有保存好,今年发给他的抗战70周年纪念章,他当宝贝收藏着。”林焕彬的女儿林红说。

 

 

林焕彬个人履历表:

当兵开始是通讯兵、后来又当过警卫员、

1939年当过副班长、班长;

1940年代区队长;

1941年当过见习报务员、担任过主任、干事、副排长;1950年担任副区长、见习参谋、副中队长等职位。

由海军司令;

1955年9月30日海衔年字第190号命令:奉国防部长彭德怀;

1955年9月25日命令,授予林焕彬上尉军衔;

1956年3月1日授予独立自由奖章;还有解放奖章;

1956年4月20日由国防部代表海军少将胥治中;发授奖请帖:

1956年4月20日上午八时在校俱乐部举行授予奖章典礼;

1956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炮兵学校校长孙亮平、政治委员王大华,进入第五期一年制营长、参谋长学习培训毕业。

1959年担任参谋长、

1960年担任股长

1964年5月22日北衔晋字6423号,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旅顺基地,中国人民解放军4005部队政治部军衔予备役少校。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